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海南工商联原副主席沈桂林涉受审诈骗近9亿

发布时间:2020-11-17 01:09:39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7月7日,在看守所里度过了一年半时光之后,海南省工商联原副主席沈桂林终于站在了被告席上,接受法律对他的审判。当天上午,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海南省工商联原副主席沈桂林集资诈骗案。据检察机关指控,这名曾经在海南爆得大名的“儒商”涉嫌集资诈骗金额高达8.7亿元,受害人多达208人。而且就在其因无力偿还担心事情败露而烧毁账务资料出逃他国前一天,还向受害人郑某娜骗取了100万元借款。

同时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还有曾是沈桂林所掌控的海南泰达拍卖公司财务总监谈雄杰、副总经理崔工年、总经理助理于鑫焰,海南泰特典当公司副总经理陈小刚等6人,他们被指控明知他人以高息回报为诱饵,仍积极帮助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于涉案人数众多,且案情重大复杂,本次庭审将持续至7月9日。

海南省工商联原副主席沈桂林受审(符晓玮摄)

公司资不抵债仍大量借款

检察机关指控称,2002年10月,被告人沈桂林通过购买股权的方式,获得了海口泰特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泰特典当公司”)60%的股份,并任总经理,后于2003年7月任法定代表人。2002年至2009年,沈桂林在泰特典当公司自有资金较少的情况下,通过借款方式融资用于该公司的典当(抵押贷款)业务及偿还借款利息,并向出借人支付2%-3%的月息。

2009年以后,沈桂林在明知泰特典当公司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基本没有业务、资不抵债的情况下,通过本人招揽或公司员工、朋友等他人帮助招揽等方式,以其个人名义,并以泰特典当公司,海南泰达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拍卖公司”)等关联公司做担保,承诺支付月息1.5%至4%不等利息,与李某君、郑某娜等人签订《借款协议》,向李某君、郑某娜等人借款。

期间,沈桂林找人制作假房产证及不动产他项权证准备给出借人查阅,以方便借到更多款项而不抽回本金,还约出借人观看其公司进行的虚假拍卖,以制造公司经营状况良好的假象。在沈桂林的鼓吹和宣传下,并且考虑到沈桂林以前都能按时支付利息,李某君、郑某娜等人于2009年至2013年12月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现金等方式先后将巨额借款转到沈桂林提供的交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光大银行等银行账户。

拆东墙补西墙资金链断裂

随着借款的本金及支付的利息越来越多,还款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能够借到更多的钱来偿还欠款,沈桂林不但积极要求公司员工、朋友等他人帮助招揽借款,而且将其购买的房产、汽车等用于抵押,继续借更多款项。

但沈桂林收到借款后,未将借得款项用于典当业务,而是将大部分用于偿还以前借款的本金和利息,还将借款用于购买房产及汽车、字画等艺术品、购买手表及钻戒等奢侈品,支付北京美丽道公司、海南美丽道公司等公司各项开支。

沈桂林在当天的庭审中接受公诉人询问时承认,此时他掌控的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已经是每况愈下,但在向受害人借款时,他仍声称公司经营状况良好,且一再承诺会保证资金安全。

在被问及为什么明知公司经营不善还要继续大量借款时,沈桂林称,自己的主观愿望是想将公司经营下去,一方面确保公司正常运转,另一方面也找机会翻盘,“不想让投资者(借款人)都蒙受损失。”

出逃前烧毁财务资料

2013年12月,多名被害人要求偿还数千万元本金(人民币,下同),加上还要支付巨额利息,沈桂林的资金链断裂,再也无力支付。因担心事情败露,沈桂林将登记被害人借款的金额、支付利息等资料的记录本烧毁后,于2013年12月7日携带外币从海口出逃到香港,并辗转泰国曼谷、老挝万象等地。离开海口前,沈桂林在明知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还向郑某娜借了100万元。

2013年12月19日,海口市公安局对本案立案侦查,同日对沈桂林网上追逃。经工作,沈桂林于同年12月27日从国外回国向公安机关投案。

检察机关指控称,经鉴定,截至案发,被告人沈桂林共向208人非法集资金额共计87972万元,已返还51602.405万元,造成被害人损失36369.595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沈桂林无视国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诈骗的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并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九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集资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悉,目前沈桂林名下财产多已被查封或扣押,涉及的民事诉讼近百宗。

在当天的庭审中,沈桂林对于检察机关指控的事实及金钱数额并无异议,但认为指控的罪名不应是集资诈骗罪,而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辩解说,自己从未公开宣传过“借款”的事,只是在公司内部及亲友圈内说过。所以,自己并不是集资诈骗,只能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据其称,借来的钱一部分用于投资经营,一部分用来支付“投资人”的利息,比例为1:1。他辩解,购买房产、字画、写字楼等也都是投资的需要。

沈桂林不仅为自己的罪行开脱,还希望法庭免除其公司高管、朋友等其他几名被告的罪责,称“他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自己并未因这些被告人帮助其吸收存款而给他们利差、提成等,只是逢年过节给一些奖金等。

“当时是既紧张又害怕,不知道怎样来面对。”根据沈桂林供述,他从未想过要卷钱跑路,只是自己经营不善、投资失败,觉得无法面对,于是就想要“暂时回避”。沈桂林称,在国外逃亡时他也反思了自己的行为,后经亲友规劝回国投案面对这一切。

记者注意到,出现在庭审现场的众多受害人让沈桂林压力巨大,庭审的一个细节是,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后,他首先深深地鞠了一躬,又表达了“深深的歉意”之后,才开始了自己的辩解。但一名受害人在庭审后告诉记者,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这个骗得很多人倾家荡产的“儒商”。

郑州精神心理科医生

婺源癫痫医院哪家好

芗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杭州阴道紧缩手术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