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OS游戏触及玩家心头之痒是主机游戏式微征兆

发布时间:2021-01-20 18:18:14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我并没有计划购买一台PS4或者Xbox One游戏机,因为我已经拥有了当下最具活力的游戏平台。iOS游戏更加便宜,也更为直接,并且它们能迅速地给人满足感。现在,它们日益影响着我们玩游戏的方式——有一些老一辈的玩家根本无法为了自己自私孤独的追求,而一连霸占着电视机几个小时。

在应用商店中,有数不尽深奥、刺激、有趣、以及怪异的游戏,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悲惨地没被发现或者不受人重视。有一些游戏卖出的收入足以让他们的创造者们再维持几个月,另外一小部分幸运被选中的游戏则去到了最上层的世界中,iOS平台的成功故事稀少得令人悲伤,但一旦它们突围而出,它们就真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iPad 3

iOS平台上有如此多“还没有”取得成功的游戏,这是一个还在上演的悲剧。类似Simogo工作室(大胆的《6号装备》、(Device 6)、奇妙的《漫漫旅途》(Year Walk)、以及令人忍不住轻敲节奏的《节拍神偷》(Beat Sneak Bandit)等作品的创造者)这样极具天赋的原创性思想者却只得到如此少的关注度,这让我不断感受到挫败感。而其他一些只得到一小部分认可的游戏,却已经给他们的创造者们赚到了丰厚的报酬,比如《超级六边形》(Super Hexagon)、《超级包装箱》(Super Crate Box)、《特技飞车触屏版》(Joe Danger Touch)、《三重镇》(Triple Town)、以及《掉落》(Drop7)等等,不过,他们所收获的报酬或许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多。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游戏媒介上会出现认识不足的情况?在某些方面,人们仍然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感觉,认为在移动平台上的游戏并非“正统”的游戏。显然,移动游戏的覆盖范围还没有获得大量的人流量。这是一种硬性推销。我现在就可以看着康姆斯科的统计数据告诉我那些忠实的读者们,我们对移动游戏进行的评测报告所获得的页面综合浏览量,根本比不上我们对主机平台或者PC平台所进行的任何类型报道的页面综合浏览量。然而我们会继续运作它们,因为我们相信这个游戏产业中被奇怪地忽视掉的领域,尤其是在如今,对我个人来说,Xbox One和PS4现在在调动人们兴奋度方面可以做的事是如此地少。

《6号装备》是一款优秀的iPad原创游戏

的确,将主机游戏如今的现状与这个新作品过量的平台相比,应用商店每一周都会不同寻常的乐趣降临。再加上PC平台不断有令人愉快的独立游戏大爆发,对我而言,基本上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掏出350英镑去购买一台PS4游戏机,更不要提拿出430英镑去购买一台Xbox One游戏机了。

对我的时间而言,主机游戏已经变得太过庞大且要求太高。为了追求在游戏中增加甚至更多的内容,游戏工作室意外地引发了一种“羞耻感堆积”的奇怪现象——随着所堆积的不为人所爱的未开封主机游戏的数量日益增长,引起了这些游戏的拥有者心中不安的愧疚感。这样的现象通常都围绕着这样的一个观念:你没办法领会到每一个重要的新作品其中所包含的价值,那么你就不是一名“真正的游戏玩家”。而这样的想法大大地损害了玩家玩游戏的激情。多么荒谬啊!

我想,这种观念起源自一些业余爱好者们渴望为自己所钟爱的事物建立自己的收藏——想要藉此让人觉得自己对某一种艺术形式拥有一些应用知识,从而可以在讨论它的时候侃侃而谈。你会在社交媒介和论坛中找到有关“羞耻感堆积”的大量参考事例,在一些游戏网站上甚至还可以找到指引你如何咬紧牙关完成所有这些游戏的奇怪教程。但是,为什么要让玩游戏变成一种毫无乐趣可言的折磨?难道你不想仅仅是出于快乐而去做某些事,而不是为了履行义务?

即便这种内疚感不存在。就我的职业而言,那我是否应该因为从来没有玩过一款《生化奇兵》(BioShock)的游戏,或者是一款《质量效应》(Mass Effect》,又或者是一款《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的游戏,而对自己感到羞耻?我甚至还未曾玩过《天际》(Sky(微博)rim)。《侠盗猎车手5》(GTA V)将很有可能成为我所玩过的最后一款主机平台大作,而即使是那样,它还是引起了一种奇怪的不适感。《侠盗猎车手5》是一款杰出的游戏,这个系列的游戏通常都是杰出的游戏。它拥有一款大型主机游戏在2013年所应该拥有的全部内容——技术上的奇迹、爆炸性的惊险刺激、在一座仿造城市中非法玩耍、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但是当它辜负我的期望的时候,它还是相当地令人感到沮丧。它似乎是对我玩主机游戏的那些日子,一个相当适合的谢幕告别。它是一款因为太过庞大而让我无法真正留住对它的兴趣、最终决定中途放弃的游戏。迈克尔(Michael)、富兰克林(Franklin)、与特雷弗(Trevor,这三个都是游戏中的角色,译注)永远地待在了监狱里,再也不可能抵达他们旅程的终点。

与许多其他的大型主机游戏一样,《侠盗猎车手5》注定将被我半途遗弃

然而,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这个不同寻常的后主机恐惧时期,我并不是孤单一人。汤姆·毕塞尔(Tom Bissell)近期发表的一封致尼克(Niko,《侠盗猎车手》系列游戏中的一个角色,译注)的公开信,与其说是一篇检查《侠盗猎车手5》中失当和恰当之处的文章,倒不如说是一篇探讨有关老化以及这些改变如何影响玩家与电子游戏之间关系的文章。专栏作家丽·亚历山大(Leigh Alexander)近来也表达了类似的醒悟之语,她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描绘了这种长期慢慢发展起立的感觉,那就是,这些游戏或许不再适合我们了。

它们或许只是一种怀旧的感觉。我的时代是曾经的马里奥与索尼克的时代,是红白机、世嘉五代、超级任天堂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里,游戏是一见钟情并且多少更为纯粹的。那时候的操控与动作很是简单,我降临到奇异的新场景,会吐蛋的无性繁殖恐龙守卫着平台另一端巨大鹰头型的出口。我探索方格子花纹的游戏场景,在这里,超快速的蓝色刺猬在正确技巧下可以远距传动到一个及其迷幻性的半管状轨道中。这些都曾经是令人入迷、超脱世俗的体验,雕刻出人们的色彩与想象力。

在进入PlayStation时代之后的几年间,我对电子游戏的兴趣严重地萎缩。我认为发生这种变化的转折点在于我试图让自己投入到《GT赛车》(Gran Turismo)之中,而贪婪地抓住了当时的游戏杂志上有关这款作品的每一次非凡的炒作。它看上去是如此地不可思议,但是它势不可挡的规模、复杂性、以及类似中学校长般的严肃性让我觉得:“这款游戏并不适合我。”

当然,这并不完全是《GT赛车》的错。但是自从那以后,大型主机游戏时代,在某些情况下,已经转变成为了一场为了更有深度、更有意义、以及看上去更加成熟的游戏体验,而力图将更多的游戏内容装入到一款游戏的比拼。或者,实际上,这些只是为了让你的游戏机托盘上始终放着这款游戏的光盘,这样你或许就会继续购买这款游戏的一些其他下载内容包。

独立手机游戏《搞笑钓鱼》

对某些人而言,这样的游戏非常完美。但是我想要的是《超级老奶奶》(Granny Smith)中愚蠢、搞笑的闹剧;《搞笑钓鱼》(Ridiculous Fishing)中令人惊叹的紧张感和危险感;《掉落》中无限流露的才华横溢。这里有的是涉及范围更加广泛的游戏,当然,在《空房间》(The Room)闲逛几个小时,又或者是在《加到百》(Hundreds,暂译)中解决繁重的空间难题,并不见得会让人觉得很愉快。《超级六边形》与它的同类《急速枢纽》(Pivvot)都是极好的反应力催眠测试,而我目前为止还从未为《植物大战僵尸2》(Plants Vs Zombies 2)掏出过一个钢镚,尽管它已经挥霍掉了我许多个小时的娱乐时间。还有“一直都在”的《三重镇》,一款在打发无聊的通勤时间上拥有显而易见的实力的“亲密爱人”。

只要你找得到,那里还有数以百计这样的游戏。试一试《漫漫旅途》。试一试《万能之路》(Impossible Road)。试一试《搞笑贴图》(Stickets,暂译)。试一试《绿豆历险记》(Bean’s Quest)。还有《无限领域HD》(Infi(微博)nity Field HD)、《噩梦旅馆》(Bad Hotel)、《英雄交锋》(Clash Of Heroes)、以及《小小地狱之火》(Little Inferno)——这些全部都是精彩却被人半遗忘的游戏,并且如今只要几英镑甚至免费就能下载到。iPad与iPhone都成为了这个时间贫乏的时代中最令人敬畏的游戏平台。忘记你堆积如山的羞耻感吧,赶快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之中。

武器之王无限钻石版

幻灵仙境OL手游

小鹿多彩app安卓版官方下载

山海经传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