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德克萨斯现实主义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8:56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德克萨斯现实主义

Ron不是英雄,也拒绝当英雄;他拒绝别人的抚慰也没有顾影自怜,因为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他实在没空儿扯闲篇。  刚看到名字时,我以为《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又跟《华尔街之狼》似的,把“空手套白狼”的投机钻营书写成金融大鳄们“智慧与胆略”传奇,“成全自己,恶心世界”。事实恰恰相反,这是一个《钢的琴》式的故事,一个后工业社会的工人与自己命运抗争的故事。美国版的陈桂林,Ron Woodroof,看姓就知道,劳苦大众出身。父亲是电工,他也是电工。虽然技术一流,但也只是混口饭吃而已。Ron不是什么英雄,在中产阶级的道德观看来,连“好人”都算不上:有点小钱就去吃喝嫖赌,没钱就去骑牛场骗点儿;没受过精英主义教育,所以没学会装PC——典型的白人中心主义,各种歧视,尤其歧视同性恋。然而造化弄人,最恨“基佬”的Ron被诊断出艾滋病,这在他那个时代——80年代美国——是全社会都相信只有同性恋才得的绝症。经历了拒绝面对、企图自杀之后,Ron想挣扎着活下去。于是回到医院,相信医生的话,打算接受治疗。他费尽心机才得到新研发尚未上市的药物AZT,可服用之后每况愈下。Ron开始自己看书研究各种抗艾疗法,后来辗转找到隐匿在墨西哥的一位被吊销行医执照的医生,拿到一种帮助恢复人体免疫系统的配方:维生素+T肽素——这配方疗效明显,Ron感觉绝处逢生,于是购买了大量药物偷运回美国,开始卖给其他艾滋病患友。由于需求量过大,在异装癖的“基佬”Rayon的帮助下,Ron成立了地下的购药联盟“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从全世界各地搜罗T肽素卖给病友。这些很快引起了FDA和医院的注意,他们以各种海关、医药、税务方面的法律条例制裁Ron,最终Ron不仅输了官司而且生计艰难。Ron不是慈善家,也没有领导艾滋病患者的抗争运动。可能从这点来说,《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没有大卫·弗朗斯的纪录片《瘟疫求生指南》那么荡气回肠。但Ron在得知自己患病之后,再也没去嫖过;开始接触同性恋群体之后,慢慢克服掉自己的偏见,甚至为了Rayon能够受到尊重不惜和昔日工友大打出手;离开家时,别的都扔下,只带着那个六十年代离家去追求自由的女画家妈妈留下的一幅画;最后一个心愿是再骑一次牛。当身着红衬衫但已骨瘦如柴的Ron骑在健硕无比公牛身上时,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另类牛仔形象定格在了电影史上,让人热泪盈眶。  跟造出了钢的琴的陈桂林一样,Ron也没能改变故事的结局,别离,说来就来。但重要的是过程,不是吗?被诊断只剩30天生命的Ron靠自己居然活了2557天,而这近七年(1986-1992)的时间,他大部分是在FDA和大制药公司的围剿中打游击度过的。Ron不是英雄,也拒绝当英雄;他拒绝别人的抚慰也没有顾影自怜,因为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的他实在没空儿扯闲篇。从法律的意义上说,他走私药品用于买卖,的确违法。但法律不就是用来约束他们这些平头百姓的吗?  2013年的大屏幕,从年初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到年末的《华尔街之狼》,满眼是酒林肉池,一掷千金。富人们有情有义,有胆有谋;富人们不仅发的了家还受得了挫;最可怕的是,今天有思想有品位有道德有理想的四有新人也都是富人……  但是有一点,似乎有必要提醒一下:制药公司收买了医生和FDA,药物可以进行临床试验,可以获批生产上市;甚至游说了政府,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强制性疫苗,人人必须得接种;金融公司可以包装其上市,炒作题材,大笔圈钱;资金雄厚,便可以继续收买、游说、炒作、圈钱……80年代以来造就的几代New Rich们的发家模式大致如此——各种权力与资本之间的寻租与媾和。虽然《华尔街之狼》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都再现历史,但不同的是,前者的视角是狼的,是新浪漫主义的;而后者始终是羊的,是现实主义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