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单和乌审旗人工湖有关的生意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6:34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为了尽快还请所欠外债,2013年,鄂尔多斯苏里格开发区管委会将辖区内一处500余亩的人工湖以0.93亿元的价格“卖”给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孰料,中煤方面在支付0.5亿元后发现,人工湖部分土地早有他主。

秋日,牧草、向日葵、慵懒的牛羊,还有一湖碧水微波荡漾.西宁治疗银屑病的医院.....

倘若没有沿湖圈起的钢丝栅栏,很难想象这是人类造物使然,如此景致对于初到内蒙古乌审旗图克镇的外地人而言,是值得驻足欣赏的。

韩鑫是喜于望穿草原美景的外地人,十几年前,也就是乌审旗刚刚告别“牛羊领跑GDP”时,他便以投资者的身份从陕北来到这里。

来此建厂的还有一些国企。2010年,作为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图克大化肥项目也落地乌审旗。

《民生周刊》记者调查发现,两家企业此前并无交集。但是,由于同一湾湖水,前者122亩土地的使用权迟迟未能拿到,后者则付出了0.5亿元“豪金”。

土地入股引纠纷

乌审旗在内蒙古自治区最南端,属鄂尔多斯市管辖。

2004年,韩鑫在当地注册成立了乌审旗蒙源木业有限公司,其高密度复合板项目落在距旗政府驻地以东70公里的图克镇工业园区内。

2006年7月,韩鑫又以土地入股的形式与鄂尔多斯市宝臣投资有限公司合作建设一座发电厂。虽然宝臣投资是出资方,但资金并没有如期到位。韩鑫后来得知,宝臣投资把资金用在了新项目上。

而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宝臣投资新项目的厂房与蒙源木业厂房相西安治疗银屑病的医院邻而立,厂房占用的77.46亩土地还是蒙源木业的。

实际上,彼时的图克镇工业园区已经为宝辰投资规划了一块预征土地,只是由于入园时间晚,地块的区位优势不及蒙源木业。

2007年3月,韩鑫就此向乌审旗国土资源局申诉。

2007年6月28日,该局出面为两家企业“调停”,随后双方共同拟定并签署了一份协议书。

协议约定:如果宝辰投资违约,蒙源木业可以无条件收回其所占用的77.46亩土地及其地面厂房。

遵照协议,宝辰投资此后应在预征地块中划出与蒙源木业原有地块毗邻的122亩土地,用来置换被己方占用的77.46亩土地。双方各负责办理土地使用权变更手续。然而,宝辰投资再次失信。

无奈之下,蒙源木业将宝臣投资诉至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鄂市中院)。

2010年5月12日,在鄂市中院调解下,双方同意将所属土地按程序置换给对方,院方于当日给出了《民事调解书》。

平地启建人工湖

就在韩鑫以为一切将就此了断时,却得到了一个消息,让他有了不详的预感。

《民事调解书》发出前两日,一支专门承接市政工程项目的建筑队挺进图克工业园区。随后3个多月的时间里,数台大型挖掘机在包括122亩争议土地在内的500多亩土地上掘进着。

韩鑫托人打听到,这项工程是旗政府主导建设的一座人工湖。

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人工湖开挖时蒙源木业和宝臣投资的官司还没有结束,暂且不论当地政府在一宗有权属争议的土地上搞市政工程是否合法,只要这122亩土地还在宝臣投资名下,权益受损的就不是蒙源木业。

但韩鑫错了。本应第一时间向当地政府主张权利的宝臣投资,却在《民事调解书》生效后到乌审旗国土资源局将122亩土地变更至蒙源木业名下。2010年6月18日,也就是人工湖建设接近半程时,国土部门为蒙源木业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韩鑫认为,122亩土地变成人工湖泊的一部分已成既定事实,即便手握一纸土地证也不能保证今后企业发展的正常用地需求,那么,蒙源木业利益应受到《民事调解书》条款的保护。

《民事调解书》载明:如宝臣公司未能按规定履行,双方应按照2007年6月28日签订的协议书约定内容履行。

据此,韩鑫要求法院为其执行回被宝臣投资占用的土地及地上附属物,但鄂市中院没有支持。

该院执行局认为,之前争议的122亩土地既然已经置换至蒙源木业名下,执行环节就已经结束,既然人工湖施工主体是当地政府,那么韩鑫就应该找政府讨要补偿。

2010年8月末,人工湖开始蓄水,这意味着蒙源木业名下的122亩工业建设用地将永远沉于湖底。回想起当时的一幕,韩鑫的第一感觉就像“刚刚找回的孩子又被拐走了”。

当然,他也去找过当时在乌审旗主政的领导,领导们态度都很亲民,但答复始终如一:“我们再了解了解。”

唯独有一次是旗政府有关部门主动找的韩鑫,态度是愿意拿出800万元补偿蒙源木业失地损失,但同时希望他能为政府分忧,因为眼下政府已经“捉襟见肘”。

由于当天的协商内容并没有形成会议纪要,加之政府换届,有关补偿的事情此后一直未再提及。

中煤遭遇水危机

2010年秋至2012年冬,就在韩鑫为122亩土地讨要说法的同时,宝臣投资的法人变更为袁某;图克镇工业园区被划给鄂尔多斯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统一管理,更名为图克化工项目区。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图克大化肥项目在该区落地。

与蒙源木业境遇不同的是,中煤这样的央企在入驻乌审旗之前,地方政府都会举全力满足其运营需求。

据知情人透露,当时中煤方面希望乌审旗政府为其寻找一处水源地,以保证项目落成后能有充足的工业用水。

尽管干旱缺水是制约内蒙古各地工业发展的因素之一,但在距离图克化工项目区百公里以外有一座巴图湾水库,库容量较为可观,是尚好的水源地。当地官员随即向中煤做出承诺,企业试运行之前必将引水管网配套进园。

对于正处在发展阶段的乌审旗而言,一项耗资巨大的市政工程并非为官一任所能为的,“形势逼人,直到我们试车(试生产)之前,巴图湾的水也没进来。”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水务公司一位孙姓总经理说。

远水解不了近渴,那就只能就近找水。2012年,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听说,距厂区两公里外有一座人工湖。

通过协商并对人工湖进行第三方评估,2013年,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与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框架协议,连同绿化、道路、用地补偿在内,中煤方面需支付“买湖款”0.93亿元。

协议签署后,中煤方面将0.5亿元打入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账户。而按照协议约定,后续资金待手续完善后一并付清。

开发区卖湖还债

人工湖买卖的消息不胫而走。

坊间认为,中煤方面之所以愿意出资近亿元做人工湖泊这单“生意”,就是为了日后企业在取水用水时长久、合法。而能够为此提供保障的,就是一次性买断其产权。

这种说法中煤水务公司的孙总并未否定:“我们就是想要个稳定的水源地,目前看我们的投资是正确的,因为从试车到现在始终在用这里的水,集团领导对收购这个项目还挺满意的。”

尽管如此,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这家拥有国企背景的企业始料未及。

在得知中煤鄂尔多斯能源化工有限公司是目前人工湖的实际使用权人后,宝臣投资新任法人袁某致电孙总称,人工湖所用土地中还有122亩使用权在他人手中。

虽然双方的协议已经明确,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作为甲方,应保证该土地属无争议土地,也应保证转让项目无争议,但为了证实消息的真假,中煤方面主动向开发区管委会询问此事。

“他们也承认,确实有一块有主的土地建成人工湖了。”孙总说。

“建人工湖之前,我们以为这块土地的事情解决了!”袁建斌,现任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在他印象中,2012年旗政府已经答应解决蒙源木业补偿资金的问题,这就相当于政府出面把涉及的争议问题解决了,因此这122亩土地就不能算作争议土地。

袁建斌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当初政府组织挖人工湖的目的是收集雨水使其成为园区发展的备用水源地,后来为了解决中煤试生产用水的燃眉之急,开发区管委会出于为企业服务考虑,就把人工湖交给中煤管理和使用了。

至于这种未经法定程序有偿出让产权的做法是否妥当,袁建斌解释,这些年先后投入了48元亿元用于发展园区经济,但政府财力有限,所以指望着收取企业土地出让金来平衡。而开发区作为政府的派出机构,也要承担园区硬件建设任务,多年来已经债务缠身。

“人工湖是开发区为数不多的有效资产,我们把它变成钱也是为了解决债务问题。”袁建斌解释。

红利未分享 政府不高兴

采访中,袁建斌一再强调,如果苏里格经济开发区现在不想办法解决自身的债务问题,未来还是要由政府承担的,“我们其实是在替政府还债。”

事实上,乌审旗政府新任决策层非但未对此领情,而且“脸色”很难看。

原来,人工湖建设时,开发区一直是由旗政府直接领导的,但没过多久,便被提升为鄂尔多斯市政府管理。管辖权的调整让开发区在人权和财权上独立于乌审旗政府,自行决策空间更加宽阔。

中煤方面用于买断人工湖的第一笔资金到位后不久,开发区管委会便迫不及待地将其用在了最需要的领域,0.5亿元已经消耗殆尽。恰逢此时,管辖权再次调整,苏里格经济开发区归回乌审旗。

一位接近旗政府新任决策层的知情人士向《民生周刊》记者透露,因为人工湖的买卖在该旗已经不是秘密,因此收回领导权后,新任决策层很快过问此事。

按照这名知情人士的说法,其中两个焦点问题让开发区管委会颇为被动,一是人工湖作为国有资产,开发区管委会无权将其处置;二是中煤一方用于买断人工湖产权的资金,本应上缴财政,开发区管委会怎能单方支配?

知情者的说法也得到了中煤方面的间接印证。

中煤水务公司的孙总透露说,旗领导认为这是开发区自作主张的行为,所以后期公司想尽快把人工湖产权变更过来时,却被有关部门告知因涉及国有资产问题,需经当地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同意才能办理其他手续。

孙总坦言,就连开发区管委会后来也改了口,说乌审旗有领导对管委会产权处置意见很大,所以产权短时间内办不了。他说,中煤为此事还向管委会方面表示了不满,强调为了能让己方顺利办理产权手续,管委会一定要把里面有争议或纠纷的地方处理好,否则余下的0.43亿元将不再支付。

“在此之前,图克化工项目区曾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即在园区内再找一处与122亩等面积的地块给我,但前提是必须带项目入园。”韩鑫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乌审旗磕磕绊绊这么多年,他已经没有实力再折腾了。

话音未落,韩鑫的电话响起,是老家榆林的朋友打来的。朋友告诉他自己融到一笔资金,现在打算做点生意。沉默了片刻,韩鑫提醒朋友:“欠钱总是要还的。”(记者 郑旭 崔靖芳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韩鑫为化名。)

西宁西服设计

宁德定制工服

雅安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