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三大矿山哄抬矿石价4个月暴涨80钢企承压特种变压器

发布时间:2020-10-18 16:42:38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2013年1月5日,山东省青岛市,驶入港口的矿石船,近日铁矿石价格快速普涨。

1月15日,普氏指数为每吨151.25美元,之前一周,随着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大增,铁矿石基准价格达到每吨158.5美元,为15个月以来的最高点。

同一日,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力拓发布第四季度产量报告,去年铁矿石产量达到2.53吨,超出自身此前公布的2.5亿吨的目标,同比增长4%。

这份产量报告指出,去年第四季度,力拓位于皮尔巴拉地区的铁矿石产量强劲上扬,达到6600万吨,为其全年增产作出有力的贡献。

这与近期中国铁矿石市场似乎不谋而合。自去年9月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复苏的迹象促使大量钢厂回归市场后,价格已经飙升了超过80%。

对于这样的暴涨,“我的钢铁网”研究中心副主任曾节胜表示不能理解,“最近城镇化成为投资热点,自然对钢材的需求会加大,所以这几个月国内钢厂开工率非常高,这就使得铁矿石市场需求回升,但即使如此,这样的涨幅也是不正常的,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

事实上,此轮铁矿石暴涨,与淡水河谷、必和必拓等三大矿山严格控制铁矿石发货量并用频繁现货招标,以此来拉高铁矿石价格有一定关联。

这其中,最大原因是必和必拓正在利用新加坡环球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通过大量放货和炒高价格的手段,实现矿价暴涨的目的。

近日中钢协就此表示,矿价暴涨有明显炒作、拉涨迹象。分析认为,目前支撑高矿价的条件不在,后期铁矿石价格上涨态势难以为继,预计将呈先涨后跌的下行走势。

中间商囤货

最近一周,最让山东省某贸易公司销售经理知然闹心的是,有客户却没东西卖。知然所在的公司从事的是铁矿石销售,此前铁矿石市场价格低时,公司囤积了一些货源,想等着市场好转的时候再出手,“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知然说,其所在公司之前的存货已经在一月上旬全部出完,当他们想继续收购货源时,才发现市场上铁矿石的报价这么高,由于担心价格会下滑,知然的公司没有继续囤货。

尽管客户不停地催,但知然的公司始终没有出手,“价格那么高,谁敢拿?”这与几个月前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那时,卖家打电话问客户要不要货,而现在,是买家催卖家出货。

持观望态势的并不是知然所在的公司,很多从事铁矿石销售的贸易商近期都处观望阶段,从事铁矿石贸易多年的连云港某贸易公司总经理李志强称,其所在的公司已经断货一个多月,但由于价格太高始终没有出手拿新货,一些客户只能放弃。

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指出,国内铁矿石价格指数呈环比上涨走势,跟市场价格规律不相符合,受市场预期看好和中间商推动的迹象明显。

曾节胜认同安海轩关于此次价格上涨有中间商推动的说法,但他认为,虽然有炒作的因素在里面,但也有支撑上涨因素,“钢厂库存下降,市场信心恢复”都可以说是本轮价格上涨很重要的原因。

知然则认为,此次铁矿石反弹的原因最初在于国际金融市场的变化—从去年9月中国批复大规模建设项目、欧洲央行公布购债计划以及美国放出QE3开始,铁矿石市场就开始反弹。

钢企承压

铁矿石价格的上涨,首当其冲影响的是国内的钢企。有分析认为,尽管铁矿石价格一直在冲高,但库存却逐渐在减少,是因为钢企加大了铁矿石采购力度所致。

事实是否果然如此?知然分析,从表面看是钢企加大了采购,但从供需分析,实际是港口库存减少,导致无法满足钢厂的正常需求。从普氏指数来看,最低点是在2012年9月6日的每吨88.5美元。在那个时候,很多钢厂和贸易商都不敢拿货,一是钢材市场不好,二是资金情况不佳,三是矿石市场每天都跌出一个新低,没人敢拿货,“我知道的,那个时候只有两家企业拿了很多货,一个是瑞钢联,一个是山钢。”

根据联合金属网的统计,去年12月28日,全国34个港口铁矿石库存8305万吨,相对2011年同期9877万吨,2012年全年下降15.9%。铁矿石库存的大幅下降,最重要的原因不是钢厂增加了常备库存,而是直接被钢厂消化掉了,钢厂的库存依然维持低位。

而知然的统计结果则是,目前铁矿石港口现货数量在7000万吨左右,国外矿山产量也有所下降,尤其西澳矿石产量受气候影响下降严重,基本是货少价高局面,从国内需求看,近期港口各矿种均库存偏少,但因价格较高,成交不多。

知然说,去年9月,港口库存高,货很多,很少有钢厂敢于拿货。到了现在,市场涨起来了,钢厂也要货了,但很多公司手里没有货。

2013年元旦前后,钢价在一个月内出现大幅上涨,宝钢、武钢等钢厂连续上调出厂价格,国内钢价涨幅累计接近25%。山东钢铁集团也在1月4日、1月7日、1月9日连续调整出厂价格,但就是有这样的涨幅,钢厂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钢价的上涨速度始终赶不上铁矿石的上涨速度。

曾节胜则称,此次铁矿石上涨,给钢厂造成不小的压力。“钢价上涨速度没有矿石价格上涨的快,就会加大钢厂的风险,如果下游需求增加,适当提高钢价,就可以让钢厂小于多余的成本,但如果下游需求消化不了,那么就会致使钢厂库存积压,很多钢厂会因此停产。”

中钢协在日前召开的会议上透露,2012年1—11月钢铁主业仍处于亏损状态,盈亏相抵利润亏损19.7亿元。

秦皇岛一家钢铁公司的高层告诉时代周报,去年因为市场疲软,钢材需求大幅下降,其所在的钢企相应降低了铁矿石的库存,“最少的时候只够一周生产用。”

安海轩称,由于当前正处于钢铁需求淡季,而铁矿石资源总量供大于求,钢材价格没有明显提高的趋势,后期铁矿石价格上涨态势难以为继。但伴随着国家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基础建设上马进度加快,在今年三季度或有一定转变。

铁矿石定价权之痛

事实上,中国有着自己的铁矿石交易平台,但该平台并不被掌握了绝大部分资源的三大矿山看好。“国外矿山吃定了国内钢厂,除非不大量使用铁矿石,只要大量使用,就得用澳矿和巴西矿。”知然说。

安海轩并不看好国内的铁矿石交易平台,“影响能力较弱,缺乏卖方导致交易量少。”安海轩称,国内外的铁矿石交易平台都属于现货交易,但在运营模式和价格指数上有所不同。当前国内交易平台由于缺少卖家而仅充当电子信息公布平台,业务交易数量不多,所以确实无法吸引三大矿山前来交易。

尽管中国是世界上铁矿石需求量最大的国家之一,但从来没有掌握过铁矿石的定价权,总是国外价格涨,国内就跟着涨,国外的价格跌,国内也跟着跌。为此,中钢协曾不止一次地努力过,但始终是没有结果。业内专家曾指出,拿不到定价权,可以推出一个铁矿石指数,以此来主导市场。

对此,知然不以为然,“即便中国出台了铁矿石价格指数,也没什么用。毕竟中国人手里没有货源,又不能不用别人的货。2012年,巴西曾打算在中国大连建一个中转堆场,就是把巴西生产出来的铁矿石全都用40万吨的大船拉到大连的铁矿石港口来卖,但却被国内的一些人以港口设计能力无法达到停靠40万吨大船为由拒绝了。”

“其实,当时如果真这么做了,铁矿石价格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因为巴西矿想跟澳矿抗衡,如果巴西矿放到了中国来卖,那完全有可能形成巴西矿和澳洲矿拼命降价争抢中国钢厂的局面。”知然说。

安海轩则认为,在未掌握定价权的基础上制定交易指数实属徒劳,当前我国为全球钢铁生产第一大国,但原料定价权却掌握在国外市场手中,制定价格指数并不能夺回主动权,国内市场需要的是交易量的增长。

事实上,“我的钢铁网”早在2008年就推出了矿石现货价格指数,就是一种以美元计价的价格指数,之后,中钢协、联合资讯网等也相继推出了类似的指数,但截至目前,没有一个价格指数能够形成核心影响力。

“要做一个让钢厂、矿石都能接受,且不受政府影响的价格指数太难了。”曾节胜说。

红木家具回收

不收前期费用的正规拍卖公司

货架自动冲孔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