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娱评访谈导演姜伟创作者和观众之间要保持一种游戏感的状态郭彤

发布时间:2020-10-18 19:11:46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对于《猎场》,很多人的期待可能过于神奇,而故事的展现却是生活化的,该剧导演兼编剧姜伟直言道。

自11月6日《猎场》开播以来热度持续升温,收视与话题齐飞。这是姜伟五年磨一剑的作品,也是他重回现实题材的一次尝试。

相较《潜伏》《悬崖》《借枪》等年代戏,在对《猎场》的创作过程中,可以看出,姜伟赋予了这部作品很多的“同”与“不同”,相同的是计谋、攻心战,不同的是,借助现代剧的外衣,姜伟希望帮助现代人重塑健康人格。

当然,任何一个新的尝试都会引发争议,面对观众对《猎场》的一些质疑,姜伟有话要说:

《娱评》:现在对已经播出的部分,一些观众的疑惑在于情感拖慢了剧集节奏,太拖沓,这种剪辑结果是您的本意吗?

姜伟:电视剧的开头需要为全剧进行铺陈、设置,既要交代人物关系的横向发展,又要交代故事情节的纵向走势,在创作过程中,我们对这些有着很多考量。

我不会把慢作为本意,职场剧不应当只有职场戏,它应当还有家庭戏、亲情戏、爱情戏。其实为了强调这点,我是有感情的预设部分。所以,在内容上一定有不均衡的地方,有些地方情感戏多点,有些段落情感少点,尤其是在处理预设时,为了给人物打好基础,肯定会做更多的交代。在我最初剪的那个版本中是有些拖沓,但后面都被剪掉了,现在这个版本,就言情戏份来说,是在节奏中的。

观众想看纯粹职场戏,我首先想到的是《半泽直树》,但剧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在讲他父亲的死。不是离开了职场就不能写职场,写家庭也是写职场,感情戏也是写职场,这些情节都是在推动人物。

《娱评》:很多观众认为《猎场》前10集生动展现了“一个迷途大学毕业生的碰壁史”,男主角传销到服刑,再到身份造假被揭穿的艰难过程很写实,您为什么对传销问题和服刑人员回归社会的问题这么关注?

姜伟:回归社会是最终目的,郑秋冬摔倒的方式可能是传销、入狱,也可能是其他方式,但不管何种方式回归社会是一定的,也是这部剧发展的未来。主人公不但要回归社会,还要报答社会,并且成为优秀的社会人才,走向人生新的高度,这就是我要写的方向。

至于传销,因为这目前是社会层面比较严重的问题,我很容易想到这点,而且用它反映主人公的迷途知返也很合适,其实,我最关注的就是一个年轻人在开始的时候要遭遇挫折,而but到底是哪种方式,不同的编剧会有不同的写法。

《娱评》:在您看来《猎场》是不是职场剧?

姜伟:职场和感情是可以相融的,一段职场,一段感情。就像谍战戏一样,一边完成地下任务一边谈情说爱,他可以回家探亲也可以参加朋友婚礼,剧中也是可以有生活戏的。类型剧是个亚概念,里面很杂糅,并非纯粹,它是借用这一概念,并不是真正的类型划分。

《娱评》:关于罗伊人和郑秋冬的旧情复燃,一些观众认为做法不太好,您怎么看待?

姜伟:罗伊人、郑秋冬和老白三人并不是三角恋。我认为罗伊人的道德底线守得非常紧,而且很仗义。这里面,对这个戏,和这个人物的定位,是拿卡尺放在那的。

另外,我也想让男女主人公的情感模式显得稍微少见一些。我想到了日本电影《情书》,男女主人公虽然很相爱,但很少见面。他们的相爱是生死两地,这就变成了一种思念。所以我用了戏剧性的方式,想在情感中把时间长度加大,让观众看后有同情也感到遗憾。

《娱评》:祖锋介绍郑秋冬去传销的情节非常有趣,他是故意的吗?

姜伟:在写的时候,我想过这个问题,我可以用一句话就讲清楚这是圈套,甚至一个眼神,但我就是不愿意讲清楚这件事。讲清楚了,对马上要死的人是不尊重,对罗伊人也是种伤害。

老白如果是个好人,对罗伊人也很保护,他的死是值得同情的。反过来,如果设定老白是个阴谋家,大家就会说你有毛病,你跟这样的人好那么久。所以,剧中我特意没有给出这样明确的信息,就留给观众自己想像吧。

《娱评》:之前您的作品多是谍战戏,猎头行业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

姜伟:人力资源这个行当,工作方式上有很多神秘色彩,里面有计谋、智慧,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手段,这是职业特点。这个特点决定了我们可以用谍战方式去讲现代剧的可能,比如猎头的工作有些环节就不能让别人知道。正是这个神秘色彩让我选择了这一题材。

关于猎头行业,我从一开始就想给它定调,它应该是正面、积极、向上的。

《娱评》:在准备剧本的过程中,做了哪些功课?

姜伟:前期工作就是买书、上网搜资料,你需要基本搞清楚这个行业怎么回事,才能跟专家去谈,当然还要做些基本采访,我去了海德思哲北京部采访,看一看他们的房间、布置、陈设,还有工作人员的基本结构。剧本完成之后,我又把剧本交给一个搞人力资源的老总去看。

《娱评》:现在很多国产剧的主角都是完美的,但郑秋冬前几集的行为就暴露了他的污点,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姜伟:我认为一出场就完美的人设,所有戏都完成不了。虽然郑秋冬出场时不完美,但后面的他很完美,也正因为后面太完美,我必须让他前面有缺陷在后面的剧集中,陈龙有句台词,“郑秋冬,你要当圣人啊?”他要求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极其干净的,所以我必须要让他跌倒了爬起来,然后又跌倒又再爬起来。

假冒身份这个情节设定,顶多说没有写好,但郑秋冬有这种念头,恰恰说明他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也很现实,坐过牢的人,更难被人信任。谁不想改变历史?从想到做就是普通人和戏剧人的差异。

《娱评》:您觉得此番创造,最大的突破在哪里?

姜伟:我以前写谍战戏、年代戏比较多,现在写都市戏最难的一点就是,每个戏都有独特的精神价值观追求,这部戏能否把我想表达的价值诉求表达出来,是难中之难。从穿着到台词,每场戏对价值观的体现,是要贯穿全剧始终的。

《娱评》:该剧您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姜伟:物质生活的改善和提高已经不是现代人对生活的基本追求,我们应该更多关注对精神家园的重建和对健康人格的确立,这才是我今天要写的东西。必须承认,健康人格是现代人极其缺乏的。

这就需要你铺陈在所有的戏中,点点滴滴,汇成一片,最终才能形成整个概念,就像《潜伏》谈信仰,一两场戏是谈不出来的,只有这个人朝这个方向一直走,才能带出这一信仰。

通过郑秋冬还有他周边的所有人,我最终想表达一个主旨,虽然最后郑秋冬没有多少财富,但他的精神境界是极高的。

《娱评》:目前创作的心态是怎样的?

姜伟:我喜欢让观众猜不着,把线埋得深一点,制造出创作者和观众之间有游戏感的状态,若只想着去讨好观众,那结果还真不一定能讨好到。你问我现在年轻人喜欢什么东西,我一下子真说不上来。

羁押室软包

汉白玉石材

篷房出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