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729暴跌事件幕后制造者及8个步骤

发布时间:2021-01-07 09:17:27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本次暴跌的三条线索:资源品出货线索、行情气氛营造线索、政策微调线索

300点暴跌是如何形成的?这几日市场传闻何其多。然则,光凭风言风语即能击溃大盘于千里,这大盘没有一点蛀虫迹象是不可能的。

到底有哪些迹象呢?3000点以上,始终有神秘力量在超前于大盘。7月9日,国务院召开会议讨论有关地王问题之前,恶炒房地产在钢铁股中期巨额预亏公告之前炒钢铁,在7月28日油价下调之前爆炒两桶油,在7月30日,银监会出新规防止流动资金贷款被挪用之前,又恶炒银行股。

我们不用再提A股市场的消息盘有多么强大,但是消息盘的表现方式有很多不同,政策在密集的出台,哪怕是打打招呼,也应该打草惊蛇。实际上人们早就应该警醒,尤其如此“顶风作案”中逼空的行情,前面几个交易日,行业的轮动非常迅速,一日之间一半的权重板块能串门,这足以让人纳闷,早该让人警醒。

关于本轮暴跌的制造过程,我们以图形的形式表现于下,有些复杂,但事情原本就比较复杂。我们当然不能说这一次暴跌不是人为要素,但却清晰可见的发现人的力量在其中的步步为营。即便有人说任何大盘的恐慌性暴跌都是心理要素,恐慌情绪的分布和层次也是大不相同的。

总体来看,本轮暴跌经历了如下几个步骤,必须要说明的是,我们给出的也只能是一个轮廓:

第一步:将地产股达到“地王”舆论高潮时推至逼空新高,并突破3000点,在管理层干预之前出货,并进入钢铁股。

第二步:冒着铁矿石谈判风波,坚决推高钢铁股,掩护经过爆炒的敏感性有色股出货。

第三步:资金转入洼地性的中游化工和基本面比较弱的铝、铅锌等滞后性有色股。

第四步:全面展开行业轮动,乱军中避入航运、军工、3G、电力等滞涨板块。

第五步:新股开闸,打新潮步步营造,并通过石化双雄,支撑市场暖热气氛。

第六步: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前夕,趁国际热钱拉高有色金属出货。

第七步:在7月28日,种种关于调控的传言和中美谈判结论汇接,尾盘通过石化和钢铁强行拉升,做诱多图形。

第八步:大型游资(部分基金和QFII)在中国建筑上市首日发动最后围歼,围歼对象:散户、新建仓基金、部分换仓不及时的基金。

本次暴跌的三条线索:

资源品出货线索、行情气氛营造线索、政策微调线索。

“7•29”瀑布滚滚,谁在偷接?

理财周报记者 郑其杰/文

两市历史最天量,沪市单边首上3000亿元,暴跌。

“7•29”收出了百点下影线,承接充足,并成为多头反击的最前线。

投资者忙不迭地要给阴线定性。“5•30”、“2•27”,甚至“1•21”。上升行情中的K线形态,比较有借鉴意义的是2007年的“4•19”和“9•11”。

周线依然收阳,而单根日K线从来不能在上升行情中起到决定性作用。“7•29”后两天的涨幅几乎吃去了整个阴线实体,强势市场中的“大跌大买”再次得到证明。

资金流向上,银行净流入12.29亿元,钢铁流入9.36亿元,电力和3G分别流入4.73亿元和1.88亿元,后两者在过去大幅震荡的一个星期,明显得到了大资金的呵护。

房地产延续调整,净流出32.56亿元,煤炭石油流出26.81亿元,有色在周五遇到空头猛烈回补,但全周仍流出18.61亿元,新能源和创投尽管本周均遭遇利好,但炒作的市场认可度已大不如前,分别流出11.51亿元和9.51亿元。

7月28日5大一线游资斥资7亿元炒作金风科技(002202)(002202.SZ)的失败,可以说是对目前新能源板块市场地位的最佳写照。

千金难买牛回头。久盼的调整来临,市场天量得到沉淀,脚步轻盈许多。

从铝业的反复疯狂,可以看出市场的群体效应已经发挥到极致,寻找市场的最热点,是追求暴利的不二选择;而从PVC三剑客的强势上,你也可以放心的持有手中涨幅较小的优良品种——它们总会被市场发现的。

“7•29”诊断书:像“2•27”,不是“5•30”,更非“6124”

上升趋势中,与2007年的“2•27”、“4•19”和“9•11”更为相似,指数后续均继续上扬

理财周报记者 黄莹颖/文

“7•29”,又一个会被未来无数次提起的暴跌日,比较其与历史上相似K线,研究其性质,无疑会给行情的判断带来极大的帮助。

上证综指7月29日放历史最大量暴跌5%,创下1664点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盘中各种传闻横飞,跌幅一度逾260点,数百只个股跌停。随后抄底盘介入,但依然有巨量资金出逃,其后两天大盘反弹,但交投萎缩千亿。

“7•29”暴跌

“只不过打一个盹的时间,指数就连下3个整数关口了。”谈到本周三的暴跌,华南一阳光私募唏嘘道。

7月29日的开始似乎预示着这又是一个平静的上涨日期,唯一不同的是中国建筑(601668.SH)的首发上市,7元以下,中国建筑明显受到大资金照顾,锁定大部分筹码后,中国建筑迅速推高至7.96元,随后开始下挫。

地产板块明显受到资金分流影响,在大盘红盘期间,孤独下跌,并很快蔓延至有色金属、煤炭等获利盘丰厚的板块。

银行的做多资金成为掩护,深发展A(000001.SZ)大有冲击涨停之势,但抛压的沉重让市场迅速选择反手做空。

银行跟风品种开始发绿,其余权重跌幅扩大,恐慌蔓延。

直到午后的13点57分,恐慌经无止尽的下跌演变为撕裂。各板块疯狂跳水,重重的摔在跌停板上。两市成交额达4373亿元,为历史新高。

7月28日的中金公司晨会报告上表示,银监会公布固定资产贷款投向的管理办法以及部分国有银行公布全年信贷目标,可能引发市场对信贷收紧的担心;而成渝股份(601107.SH)上市首日的爆炒,又让市场担心管理层可能对相关炒作加大监控力度。

这些“传闻”均在7月29日盘中得到强化,并添油加醋地传出管理层正考虑收紧信贷、上调准备金、上调印花税等消息,空头尽力宣泄。

有意思的是,7月29日盘中还传出一份中金公司给各大基金公司的“内部邮件”,直言要抄底,尽管后来中金出面否认。

就是在这样充满噪音的市场,指数完成了重挫,交投创造了纪录。

历史不会简单相似

2007年5月30日,财政部半夜12点宣布证券交易印花税由1‰调整为3‰,引发市场大幅下跌,当天上证综指下挫6.50%,个股涨跌幅比例达到1:20。

2007年,上调印花税只是管理层对市场调控的的开始,此后的市场,尽管股指仍惯性上扬,但许多“八类股”穷途末路,难现主升,二类股的上涨更多地是来自基金取之不尽的弹药。

历史显然不会重演,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对记者表示,市场有三个暴跌传闻,印花税调整、保证金率调整、劝退指数基金密集发行,但这三个传闻可能性偏低。从三个利空消息看,“银监会出台新规确保信贷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对市场影响并不大,而大盘股陆续发行,市场供给快速增加的目的并不是让市场暴跌,可能性比较大的是,连续上涨后,技术上调整的要求非常高。”

“这既不是‘5•30’,更不是‘6124’。”李大霄表示。

一个显著的不同是,“7•29”暴跌从消息层面难以寻找到总够支持的利空。

更像“2•27”、“4•19”、“9•11”

选择2007年的“2•27”、“4•19”和“9•11”更具参考价值。

2007年2月27日A股暴跌8%,八百多只股票跌停,全天放量下跌268.81点,下挫幅度达到8.84%。此前,从2006年8月份初的1550点开始计算,到2007年7月26日收盘,上证综指已几乎翻番至3040点。

尽管当时有日本央行第二次加息,格林斯潘预言年底美国经济可能进入衰退,以及中国可能出台严厉的宏观调控等几项利空消息,但原因主要是前期持续上涨积累的获利回吐。

2007年4月18日,A股已从“2•27”时的2900点攀至3800点,但随后的19日,两市跌停成片,全天股指下跌4.52%。

当天本是国家统计局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公布的日子,但意外的是,国家统计局却宣布推迟至20日公布,于是市场关于“央行加息”的传闻迅速流传,但事后管理层并无加息动作。

2007年9月11日,大盘早盘一度收红38点,但下午开始惨烈的跳水,两市有近百只个股跌停。

此前,政策面释放出了强烈的利空信号。2007年9月7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提出警示,“A股估值水平正在接近2001年6月份最高的历史高位”。

那段时间也是政策面频出重拳的日子,2000亿元国债发行、准备金率逼近历史最高值、2007年9月1日以来未批准一只新基金发行及港股直通车、红筹回归等,已经显示管理层收紧股市流动性决心。

从以上对比看,实际上“2.•27”和“4•19”的暴跌实为市场自发而成,“5•30”的暴跌则为管理层有意而为,“9•11”的暴跌则是管理层对打压股市疯狂政策不断累积促成。而“7•29”的暴跌,与管理层并无关联,实则为市场自发而成,与“2•27”和“4•19”的暴跌颇为类似。

7•29后期市暴动:8000亿巨资张开血盆大口

“没人敢明确地说期货市场的钱就是来自股市的热钱,但这种资金增加速度,在信贷偏紧的环境下很难实现”

理财周报记者 贾华斐/文

股市的疲软给期货市场的火爆更添了几分热度。7月29日,A股市场经历了一段时间以来最严重的暴跌,沪指重挫5%。7月30日,另一边的期货市场迎来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一天:国内三大交易所的总成交额为7945亿元,远远高于前一交易日的5881亿元,也比4月13日创下的原纪录(6724亿元)整整高出了1200亿元。

资金在市场里流动的速度明显加快,他们寻找一个又一个品种,加以“宠幸”,价格抬高之后抛弃得也毫不手软,继续寻找下一个出口。这种情况在近2个月的市场里表现明显。在资金的流转中,沪铜、螺纹钢、白糖、PVC等多个品种的持仓量因此放大。其中,沪铜、螺纹钢等品种的成交均创出历史新高。

“没有人敢明确地说期货市场的钱就是来自股市的热钱。但在仅仅半年的时间里,期货市场的保证金由500多亿增加到800亿,这种资金增加的速度,在信贷偏紧的环境下很难实现。”北京中期研究所副经理李哲表示。

截至理财周报记者7月31日上午发稿,期货市场各大品种集体飘红,沪铜、沪铝、沪锌、PVC、线材、橡胶、塑料等各品种均表现强劲,上涨均超过3%。

各品种轮番被热炒

现在的期货市场,就像刚刚吸收了内力的段誉,体内的气流无法安静地蛰伏,从他的手指中轮番寻找突破口,无论他使用少商剑还是少泽剑,威力都一样惊人。而7月30日和31日的天量成交额,更像是一个六脉齐发的招式。

比如,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内,先是沪铜表现强劲,成交额不仅占据了整个期货市场的一半,更创出自1992年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在他的带动下,锌、铝等有色金属表现强劲。随后,有色金属深幅回调,资金撤离明显。钢材期货随即成为资金青睐的品种,6连阳之后,在7月29日创出百万手成交的历史纪录。与此同时,资金也在PVC、橡胶、白糖等品种上悄悄布局,这几个品种成交持仓均不断放大。

7月30日,沪铜的成交额达到2803亿元,天胶达1188亿元,锌、铝的成交额在200亿元以上,螺纹钢成交额接近800亿。整个市场的成交额达到7945亿元,接近8000亿大关。

其中,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成交额为5405亿元,大连商品交易所的成交额为2015亿元,郑州商品交易所的成交额为523亿元。上期所的成交额也刷新了历史记录。

市场波动剧烈

突然多出的资金在活跃了市场的同时,也放大了市场的涨跌幅,许多期货市场人士感慨,最近的市场不太好做。

“按照以往的经验,都是市场上先慢慢放出一波利好或者利空的消息,之后这个品种上才会有大量资金进入,比如2008年的白糖,一般都是有天气变化或者减产消息放出后才会出现资金涌入价格起伏的状况。但最近都是突然就涨起来或跌下去了,有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导致如此大变动的消息或者因素。”一位在期货市场里从业多年的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感慨,“最近的市场波动很大,不太好做。”

与此同时,市场的变动更多的开始由一些看似毫无关系的宏观数据引导,而非传统的供需情况。资金变得越来越敏感。

“现在全球都处于经济尚未明显复苏的阶段,资金对一些外部因素前所未有的敏感,比如,许多品种都跟着原油和汇率变动。而原油近期波动幅度极大,基本面却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一般都是由某个数据导致的。”李哲举例,“比如7月29日原油的暴跌,就是由于美国6月份的耐用品订单低得超出市场预期。进而引发了期货市场,主要是有色金属的下挫。”

而在全球经济形势并不确定的情况下,出炉的经济指标总是时好时坏,连带着整个市场波动剧烈。市场的分歧也因此不断加深,多出来的资金,把这种分歧放大得更为明显。以沪铜为例,多空双方的资金均大举压境,丝毫没有退却之意。

在这样的背景下,金属、能源等产品更受到市场青睐,波动也较农产品(000061)更为明显。一段时间以来,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成交额一直占据整个市场的2/3左右。“金属、能源等产品和宏观经济及经济指标联系更为密切,另外,对一些所谓的热钱而言,可能熟悉度更高。”李哲认为。

期市股市联动明显

除了期货市场自身的剧烈波动外,近期期市和股市的关系也颇耐人寻味。

7月29日下午,股票市场开始暴跌。“这次下跌因素比较复杂,但期货市场有色金属的价格下跌一定是压死骆驼的其中一棵稻草。”一位市场人士认为。从两个市场的表现来看,当天上午,期货市场有色金属的价格就开始下跌。导致了A股有色板块的跳水,而有色板块是当天领跌的板块之一。

而李哲对此前期货市场有色金属的上涨也存有怀疑之意。“这次的上涨没有什么明显利好,就算国内外许多公司的二季度财报数据不错,也不足以支撑上次那么高的涨幅。不排除有股市资金进入期货市场抬高价格,借机拉动有色行业股价的可能性。”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股市暴跌的第二天,A股市场依旧在震荡盘整,而期货市场则立刻创出天量成交,比前一天足足多出2134亿,或36.3%。而这一天,市场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基本面变化,除了大量从股市撤出的资金。

7大投资家紧急天问:是什么?怎么了?怎么办?

中银国际张伟:可能是见顶预演;中金高挺:预计市场调整幅度有限

理财周报记者 郭吉桐/文

7月29日,两市午后快速跳水,沪指盘中一度重挫近300点,之后出现小幅反抽,收巨量长阴。

当天,板块全线下挫,两市下跌个股超过1430只,剔除ST和*ST类个股,两市累计5只个股涨停,60余只个股跌停。成交额再创新高,沪市成交3028.21亿元,深市成交1349.38亿元。

暴跌意味着什么?是顶部信号,还是上行途中的短暂调整?暴跌后的大盘趋势如何?投资者之后应怎样操作?理财周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位业内人士。

赵哲(海富投资公司总经理)

这次的暴跌其实只是技术上的调整,毕竟这波行情走到现在,已上涨了这么多,需要一个调整。而且,大盘突破3000点后,市场都比较谨慎了。近期,新股发行、货币政策调整的预期等,都给大盘上行和市场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

但其实从7月30日的盘面看,中信证券(600030)(600030.SH)、中国联通(600050)(600050.SH)这些蓝筹股都放量上涨,大盘也涨了50多点,这其实也体现出主力资金对市场的态度没发现变化,仍是看多的。

受这次暴跌影响,后市大盘可能会震荡整理一段时间。

丁福根(北京神州创投有限公司总裁)

这是市场一次正常的修复,股市前期涨得这么多了,积聚的风险越来越大,市场由此自我进行了一次强势的调整。

最近股市没什么大的利空,即使有也多是传言。对于后市,我觉得大盘仍会延续上行的趋势。

金岩石(国金证券(600109)首席经济学家)

就是一次调整,对国企上市(中国建筑IPO)的一个反应,是中石油效应的再次反应。但市场做出了这么大的反应,说明市场的情绪面开始发生一些变化,再加上对货币政策调整的担忧,目前货币政策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目前的市场就是情绪面、资金面和政策面的博弈,目前只是情绪面发生了些许轻微的变化,但如果资金面不变的话,市场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目前,市场进入一个阶段性的调整期,预计调整的幅度不会超过20%。

赵谦(国信证券分析师)

本次暴跌是市场自身风险累积到一定程度后的自然释放。截至7月27日,行业的非系统性风险平均水平已经超过0.3,而根据国信金融工程部的测算,从2001年起,A股历史上一共只出现过四次行业非系统性风险平均水平高于0.3的极端情况。

后验地看,这四个时间区域中出现了两次大级别的市场顶部,两次牛市途中的振荡调整(分别对应了2004年3月、2006年4-6月、2006年11月-12月、2007年11月-2008年1月)。因此,市场此次调整只是再次证明了用行业非系统性风险指标来判断市场阶段顶部的有效性。

此次作为牛市途中的一次震荡调整的概率偏大,判断股市未来走势的关键变量是房地产销售数据。而目前房地产销售数据的下降仅是淡季的正常表现。

由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先导行业,在我们无法确定房屋销量数据中投资性需求所占的比例的情况下,目前淡季的房屋销量变化将是关注的焦点,也是市场对房地产板块谨慎的根源所在。

张伟(中银国际分析师)

这次暴跌,其实是以中国建筑为契机,市场得到的一个喘息。这种休整对管理层和投资者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因此,7月29日的巨量暴跌并不出人意料。

目前市场正被股价的洼地和预期的业绩转好所驱动。过去一个阶段,这种推动正在远离业绩的牵引,比如商品股的暴涨并没得到商品价格的相互验证,同时,价格的复苏和盈利的复苏并不对称。

这种远离会带来两个问题。一、对于赚钱效应的依赖,有色、煤炭股的表现就是一个典型;二、对于流动性变化的高度敏感。

流动性已经走过高点是不争的事实,但接下来会是一个回落常态而非收缩的过程,CPI为负和外需未能真正恢复令收缩政策的成本难以找到买单者。但回落的流动性必然会对高度敏感的市场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就是政策的点刹车引发了累积效应。

就目前而言,个人更倾向于这是一个见顶前的预演,而作为流动性的拐点较早发现者,希望投资者注意聆听流动性离去的脚步。

高挺(中金公司分析员)

本次暴跌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在前期快速、大幅上涨后,获利了结的压力在逐步增大。盘面上,前期涨幅较大的有色、煤炭、化工以及近期受政策影响较大的房地产板块跌幅居前。

自六月下旬开始,房地产和信贷政策呈现略收紧的态势。但总体上看,近期的政策调整只是属于局部微调。同时,七月份宏观数据将于近期陆续发布,预计中国主要的经济指标依然指向经济持续复苏的态势。

另外,虽然外围市场过去两周的快速上涨使得市场有面临小幅调整的风险,但一些风险指标、流动性指标表明风险偏好并未出现大的转折。

预计在外围环境稳定、中国七月份宏观经济数据显示经济依然向好的支持下,市场调整幅度将有限,中国资产价格膨胀的中期趋势并未改变。

在行业选择上,建议关注资产价格膨胀趋势放大的保险、券商以及受益于房地产投资加速的板块(有色金属、钢铁等),而预计地产行业近期将依然受政策调整的压制。

于军(中信证券策略分析师)

此次下跌属于市场连续上涨之后的正常调整,外围流动性预期与国内政策预期的改变是市场情绪放大的主要原因。

短期内,市场将处于连续上涨后的正常调整期,未来几天市场可能仍将处于震荡整理状态。调整的幅度取决于欧美股市、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期货价格的相对变化。

而长期上看,我们坚持以下两点判断。

一、在下半年全球经济渐次复苏的过程中,美元指数仍倾向于震荡下跌,全球资金流向新兴市场和商品市场的格局仍将重现;

二、在以下几个经济指标出现好转迹象之前,政策的方向不会出现转变:1、私人投资恢复增长;2、居民对必需消费品的消费增速开始提升;3、微观层面的企业盈利开始提升;4、就业问题得到保障。

大资金12亿抢银行斜刺电力,地产煤炭被抛弃

理财周报记者 郭吉桐/文

尽管出现天量大跌,但逐利的资金仍选择了入市。

上周,两市资金净流入283亿元,为连续第七周资金净流入。7月29日,沪市成交历史首破3000亿元大关,两市成交4377.59亿元,为历史最天量。

大资金仍围绕着经济复苏主线挖掘机会,银行、钢铁和电力备受青睐,补涨的电子信息表现稳健。

银行成为上周资金流入之冠,计流入12.29亿元,工商银行(601398)(601398.SH)、中国银行(601988)(601988.SH)分别净流入1.76亿元、1.12亿元。此外,深发展A(000001.SZ)四个交易日内收出三根阳线,7月30日强势封上涨停。

基金继续大笔增持钢铁,净流入9.36亿元。武钢股份(600005)(600005.SH)、包钢股份(600010)(600010.SH)、马钢股份(600808)(600808.SH)主力资金净流入1.17亿元、5023万元、3601万元。

近期落后于大盘的电力板块上周在乱战中脱颖而出,主力资金净流入4.73亿元。华电国际(600027)(600027.SH)、长江电力(600900)(600900.SH)、申能股份(600642)(600642.SH)大户和超大户资金分别净流入1.55亿元、1.5亿元和1.02亿元。

近期表现不佳的房地产延续调整,上周主力资金净流出32.56亿元。金地集团(600383)(600383.SH)、保利地产(600048)(600048.SH)、天房发展(600322)(600322.SH)主力资金分别净流出1.1亿元、5361万元和5316万元。

尽管铝再次成为市场大跌后寻找突破口的首选,但上周整个板块仍净流出18.61亿元。其中,紫金矿业(601899)(601899.SH)、西部矿业(601168)(601168.SH)、山东黄金(600547)(600547.SH)分别净流出6.43亿元、2.3亿元和1.66亿元。

煤炭石油同样遭遇抛压,全周流出26.81亿元。中煤能源(601898)(601898.SH)、开滦股份(600997)(600997.SH)、平煤股份(601666)(601666.SH)、中国神华(601088)(601088.SH)分别净流出5.26亿元、4.04亿元、3.2亿元和2.73亿元。

上海什么输卵管复通医院有名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男性好发白癜风的两大原因 男性白癜风要怎样护理才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蒋王庙街电话_南京生活中怎样预防鱼鳞病?

上海糖尿病专科医院排名:糖尿病友的难言之隐——性功能障碍

重庆市哪家白癜风医院好呢

重庆哪里治疗白癜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