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咨询经理成开会专业户荐人有奖咨询公司招人忙

发布时间:2021-02-22 16:32:58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咨询经理成“开会专业户” 荐人有奖咨询公司招人忙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一句话,到3591字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政府采购管理办法》,再到1043个国家发改委推介的PPP项目。谁能想到,PPP会如此迅速地火起来。

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一句话,到3591字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政府采购管理办法》,再到1043个国家发改委推介的PPP项目。谁能想到,PPP会如此迅速地火起来。  PPP有多火,看看那些咨询公司就知道了。最近,国内几家有名的PPP咨询机构全都在招兵买马,北京大岳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岳咨询”)招聘分析师、经理、高级经理等,上海济邦咨询公司(以下简称“济邦咨询”)也在招聘分支机构总经理助理,明确要求其“具有独立主持实施PPP咨询项目管理能力”。

不过,与政府方面的热度相比,社会资本方尚存很多疑虑,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赵笠钧形象地将其概括为“中央踩油门,中间挂空挡,基层拉手刹”。  忙碌的咨询公司  金永祥是大岳咨询总经理,最近,他已经连续30多天“每天睡觉都要换一个地方”了,除了开会,就是讲课,邀请他来做PPP培训的主要是各级政府,其中包括国家财政部 、住建部 、发改委,各省财政厅、住建厅等。据他透露,光是住建部组织的一次培训,就来了300多个厅长和局长。此外还有一些来自社会培训班的邀请。  “确实忙不过来了。”金永祥说,“每周至少还得保证一天在公司,不回去的话有些事处理不了。”  6月9日下午3时,《华夏时报》记者向金永祥预约采访,得到的答复是“会后”。他参加的会叫做“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立法国际研讨会”,主办方是国家发改委法规司与亚洲开发银行,地点在北京市中国职工之家B座。直到晚上9点,金永祥的电话才打了过来,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倦意,不时还能听到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  微信朋友圈“暴露”了他最近的轨迹:5月29日是“天津市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工作培训”,6月5日的照片背景则又变成了“湖北省黄冈中学”,6月6日,烟雨宁德。未来几天,还有广东省财政厅的邀请等着他。  “业务确实多了。”金永祥说,很多地方政府都找上门来,希望委托他们起草PPP的合同文本,一个月能有十几个。  人手开始显得紧张,从5月份开始,大岳咨询贴出了招聘启事,招聘分析师、经理、高级经理等多个职位,要求国内外名校毕业,喜欢智库行业等。启事中还强调,公司已经在120个城市完成500多个PPP项目,其中包括北京地铁四号线等著名PPP项目。  无独有偶,6月初,远在上海的济邦咨询也发出了招聘通知。以高级经理一职为例,该职位将负责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的PPP咨询业务,包括项目投资财务建模、实施方案设计、PPP采购/竞标等交易顾问,以及基建行业的企业并购、项目融资等财务顾问业务。  不知何时,济邦咨询的主页说明已经变成了“最具专业度的PPP咨询公司”。总经理张燎告诉记者,现在业务太多了,同事们都忙得要命,而他自己也已经成了“开会专业户”。  “再招100个人都不够。”张燎表示。他最近每看到相关行业的朋友,都忍不住向人家强调:“你如果有合适的人才一定要向我们推荐,我们有伯乐奖。”  明年项目集中落地  6月1日,河南省首次公布总规模为50亿元的PPP开发性基金方案;6月8日,据传中央级500亿元规模的引导示范性PPP基金获得财政部审批;6月9日,江苏省财政厅又发起设立100亿元PPP融资支持基金。加上此前国家发改委于5月25日公布的1043个推介PPP项目,总投资1.97万亿元。如今,PPP在全国范围内已是四处开花、势如破竹。  对此,张燎早有预期,他表示,“(这些)都是酝酿已久的事情,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此前一直在准备,只不过近一段时间集中推出来而已。”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只有短短的28个字。此后,落实该项决定的任务被分解到了发改委和财政部。两部委从2013年开始研究、酝酿,到2014年底,终于推出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政府采购管理办法》。  如今PPP突然加速,金永祥解释说,原因还是与稳增长有关。但是,PPP与以前的政府投资相比,还是有一定的滞后性,不像以前那么“立竿见影”。  政府方面确实比较积极,因为在很多地方政府看来,PPP是一种解决融资需求的重要手段。不过,PPP的另外一方,社会资本方面,则显得顾虑重重,迟迟下不了决心。  “一些看似很踊跃的社会资本,其实对于PPP的认识都还比较肤浅,有些甚至是错误的。他们的热情很高,但主要还是为了‘跑马圈地’。”张燎表示,“真正有实力的企业还是比较谨慎的,他们更加关注合同的严谨性,争议如何解决等等。有些地方政府,对合同细节不关心,只是希望找一家招标代理公司走个流程,那些严肃的公司遇到这种地方政府就‘不敢玩’了。”  金永祥表示,PPP项目最需要的是规范,一切都要按部就班地做,政府方面不能心急,不能寄希望于“大跃进”,否则社会资本就“不理你了”。  “也不用过分灰心。”张燎说,任何市场发展的初期都是“野蛮人时代”,肯定会出现一定时期的混乱。只要管理得当,这个阶段就能尽量缩短。此前财政部曾经表示,首批30个试点项目如果没有进展就会被剔除出试点项目名单,这也是对地方政府的压力,有助于督促其改进管理。  金永祥也认为,社会资本投资有一定的程序和要求,目前一些地方政府推出的PPP项目比较虚,投资价值偏低,不具备成交条件,这很正常。“挑剔才是买家”,一般PPP项目谈判需要一年左右的谈判周期,到了明年,落地的PPP项目就会多起来了。

浩宇教育

浩宇教育官网

尚浩宇公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