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护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护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寻找抗美援朝老兵我在前线给志愿军战士拍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06:10 阅读: 来源:门护栏厂家

寻找抗美援朝老兵:我在前线给志愿军战士拍照

老兵档案:俞凤楼,1950年参军入伍,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曾任文化教员和师政治部摄影干事。回国后,转业到牡丹江日报社工作。他的摄影作品生动感人,代表作《再见吧,阿妈妮》真实地记录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回国前与朝鲜人民依依惜别的感人场景,曾被全国多家报刊采用,并编入《光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画册。

“再见吧阿妈妮,为祖国我就要离开你,我要到那三八线上去,奋勇去杀敌……”这首当年朝鲜战场上最流行的歌曲《阿妈妮》,曾让多少志愿军战士热血沸腾、壮怀激烈。60年过去了,已是八十高龄的原牡丹江日报社主任记者俞凤楼,听到这首歌曲的旋律时仍然振奋不已。当年,他曾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用自己手中的相机留下了许多志愿军战士的珍贵影像。12月3日,记者与现居杭州的俞凤楼电话连线。老人声音洪亮,思维敏捷,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夜跨鸭绿江

1950年,我投笔从戎,参军入伍。1952年,我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加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8月,部队在安东市(现丹东市)举行了简单庄严的出国作战誓师大会后,趁着夜色跑步跨过了鸭绿江。

部队到达朝鲜新义州附近时,周围几乎没有人家,夜色中只能看见一片片的残垣断壁。过了新义州,部队为了不暴露目标,便不走公路和大路了,专门找小路和山路向“三八线”前进。朝鲜北部山多、河流多,我们一晚上要走40多里路,要趟过好几条河,战士们的裤腿全是湿的。战士们每人都背着枪、行李(包括一条棉被、一块方油布、一个装有日用品的小帆布袋)、米袋和压缩饼干等,负担不轻啊!一到天亮,部队就找片树林山地休息宿营。我们四个人一组,把两块方油布铺在地上当床铺,再找几根树枝将方油布支架起来当棚顶,然后躺在里面睡觉。为了隐藏,部队炊事班不敢点火做饭,大家到河沟里取来水,啃自己带来的压缩饼干充饥。经过几天的夜行军,大家又累又困,行军中难免会打瞌睡。为了不掉队,后面的战士就拉住前面战士的衣服或背包,迷迷糊糊地被拽着往前走。

部队快要到达前线时,敌军飞机的袭击更加疯狂。他们频繁地向地面投掷照明弹,企图寻找我军并进行攻击。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马上就地卧倒,等照明弹熄灭后,再起来继续前进。经过28天的艰苦行军,我们终于到达“三八线”前沿阵地。

苦中有乐的战地生活

在前线,我们没有营房,只能住在树林里用树木泥土搭成的半地窖式小屋中,更前沿的战士则住在坑道里。为了防止敌机空袭和炮火袭击,每个小屋都是利用山坡地形傍坡而建,既隐蔽又分散。

我们住的地方离水源较远,用水要到山下的河沟里去挑。为了解决洗澡问题,战士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用几块大石头在河沟旁的树林里搭一个炉灶,把半人多高的汽油桶放在上面当浴盆,然后装上大半桶水,把水烧到适当温度就可以洗澡了,一桶水通常可以洗两三个人。在敌军袭击间隙痛痛快快地洗上一个热水澡,成为志愿军战士们战地生活的一个乐趣。

我所在的是后勤部队,虽然没能冲到战斗第一线奋勇杀敌,但也亲眼目睹了不少战友因遭遇敌机袭击而壮烈牺牲。能够在惨烈的战争中幸存,我觉得自己是非常幸运的。

在战壕里为志愿军战士拍照

1953年1月,我从中国人民志愿军23军后勤部直属机关调到军政治部摄影组学习摄影。在学习班动员会上,部队首长说:“调你们来学习摄影,这也是战斗任务。你们学会摄影后,要下连队为战斗在第一线的战士们拍照,鼓舞他们的士气,提高他们的战斗力,同时也为组织留下一份宝贵的档案资料。”

据说,罗盛教、邱少云等志愿军英雄,在光荣牺牲前都没能留下照片。他们的光辉形象都是通过战友们的回忆和讲述,由画家进行创作,再经过大家认定产生的。因此,我们学习班的10多名学员都深深地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当时正值停战谈判僵持阶段,美帝国主义耍花招,不肯在谈判桌前坐下来,反而对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阵地发起疯狂进攻。我军战士在前沿阵地利用战壕和坑道进行反击,涌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战斗事迹,使我们深受震撼和鼓舞。为了尽快为战士们留下光辉形象,我们经过一个多月的突击学习,在掌握了基本的摄影知识和冲洗技术后,就三个人组成一组,冒着炮火深入到前沿阵地,在战斗间隙为战士们拍摄半身像。每位战士的照片洗三张,一张交给战士自己寄回家乡,一张交给战士所在的连队,一张由组织部门存档。此外,我们还拍摄了大量志愿军战士战斗和生活的照片。战士们感受到了组织的关怀,战斗情绪更加激昂,纷纷高喊:“人在阵地在!”而我们看到为战士们拍洗出的一张张照片时,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高兴。

1953年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场上的节节胜利,迫使美帝国主义侵略者不得不在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定书,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终于停战了,我们为志愿军战士拍照的任务也由此完成。后来,我被调到67师政治部任摄影干事,从此开始了专职摄影生涯。

再见吧,阿妈妮

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军民结下了深厚友谊。在我们部队驻地附近,有几家朝鲜农户。一天下午,一位朝鲜老大娘家里降生了一个胖娃娃,全家老少都乐坏了。可不幸的是,孩子刚生下来两天,母亲就去世了,孩子整天哭着要奶吃。部队机关干部知道后,就从不多的津贴里捐出70多元钱,买来奶粉、白糖等送给孩子吃。一个月后的一天早晨,那位朝鲜老大娘抱着小孙子来到部队,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并再三恳求我们给孩子起名字。我们推辞不过,就给孩子起名叫做“友谊”。

在距离“三八线”不远的南村,住着一位“志愿军妈妈”柳梅大娘。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她曾想尽各种办法救护过多名志愿军伤员,并节省自家的口粮支援部队。在和平的日子里,柳梅大娘更是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们的战士,战士们都把她当作自己的好妈妈。1958年3月,部队撤离朝鲜前夕,战士们纷纷去向柳梅大娘告别。他们和老人紧紧拥抱在一起,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我举起手中的相机,将这一幕幕珍贵而感人的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了镜头里。

博义达自动化设备图

夹心

临沂消防稳压泵

相关阅读